东方经济评论
财经专栏
http://dfjjpl.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邵宇:全面理解中国经济新常态

2015-08-13 13:04:0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7465 次 | 评论 0 条

摘要:鉴于经济仍然还处于一个下行周期中,并没有找到一个均衡点,所以新常态可能还远不是一种稳态。西谚有云“只要教会猴子需求与供给,猴子也能成为经济学家”。


鉴于经济仍然还处于一个下行周期中,并没有找到一个均衡点,所以新常态可能还远不是一种稳态。西谚有云“只要教会猴子需求与供给,猴子也能成为经济学家”。经济本来就是:供给=需求,如果不等,就要做些宏观调控,因此笔者个人对新常态的理解分成三个方面,分别是新的需求、新的供给和新的宏观调控。


新需求


老的需求即传统意义上的三驾马车,分别是投资、消费和净出口。新的三驾马车则是深度城市化、消费升级和“一带一路”。


先说下有效投资。老的投资主要是铁公鸡,还有房地产和制造业产能等。我们把新的投资方向称为深度城市化,投资目的主要是为了提升未来2.7亿农民工以及现在既有的5亿城市人口的综合生活质量,这就需要新一代公共基础设施,例如城际铁路、地铁、地下管线、新一代互联网、教育、医疗、文化设施等。切勿妖魔化中国的投资,中国的人均资本存量相对发达经济体而言实在太低,所以短期来看投资是拉动需求的关键动力;从中长期来看,只有投资产生的资本形成才是生产函数(即经济增长)的主要贡献来源,所以关键问题在于这个投资的有效性。中国经济地理存在着三纵两横的自然布局,这就是中国未来城市群同核心城市的增长格局,在这些城市(群)里头以及他们之间的投资一定是有效的。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可能让原来计划在“十三五”开工的一些重大工程提前开工或者加速推进,通过基建特别是有效的投资和智慧的投资维持住经济增长的基本温度。所以市场也会很自然地把热点放在经济一体化发展的重点区域,例如长江经济带,京津冀、四大自贸区,以及“一带一路”的中国内部接口,包括新疆、西藏(环喜马拉雅经济带)、海西、广西等这些关键的地缘能源敏感地带上。


以前的消费是所谓“排浪式、模仿式”,未来2.7亿农民工以及已经在城市的4亿到5亿人口,总体来说可以定位成一个正在崛起的中产阶层,他们的消费要求更高的品质,因此传统消费的升级就是品牌化、体验化,品牌的溢价包括体验式消费变得非常有空间。同样,健康服务以及一些公共服务的均等化、日常化会成为未来消费的主动力,二胎经济、银发产业、养老医疗未来都有重大的增长机会。信息消费科技化、互联网化,以及休闲化娱乐化也是潮流,所以包括O2O、移动支付、文化旅游以及娱乐休闲,还有体育产业都会有较好的发展机会。谁说中国人不消费?看看国人从日本抢回的马桶盖和各种奢侈品,就可见一斑。唯一的问题是如何进行有效的进口替代和出口导向布局,以及如何通过扩大开放来提升我们自己服务业的发展水平,使之与人民群众日益高涨的服务要求相匹配。


再说说全球化4.0。以前中国出口最多的是廉价的鞋子袜子,是世界代工厂。危机之后全球化已经从3.0版本过渡到4.0版本,这个过程中就会出现很多的断裂,大型经济体内的需求内卷,原来几个传统的市场都已经熄火了;而且由于制造国的货币都在贬值,出口竞争也更加激烈。所以现在我们希望能通过“一带一路”、亚投行,让我们在整个欧亚大陆上的投资和出口提升一个量级,以前简单出口的那些产品会逐渐被包括核电、高铁、通讯、电子、家电等配套基础设施输出所替代。现在中央正在组建企业“联合舰队”,形成战斗群,开往欧亚大陆的不发达地区,预期在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印度、印尼等节点区域会有更多的投资机会涌现。随着“一带一路”推进,可能能够打开一个个新的市场和新的需求。同时由于还要能够解决中国海外资产保护和提升军事投射能力的问题,这也会延伸出很多在安全、投射、信息、军工等领域的新需求。      


新供给


供给的核心是一个生产函数,生产函数决定生产可能性边界,以前中国的高速增长主要是靠要素投入,特别是廉价要素投入,包括劳动力、土地、资本、资源等。中国正在准备从密集要素投入过渡为要素效率的提升,然后再到创新驱动的新发展模式,现在问题是怎么样去实现产业和产能的升级。这大概会沿着六个方向,也就是所谓的“六新”供给进展。


首先是新技术和新产品,这两个“新”更多代表的是原创,包括在《中国制造2025》中的一些内容,是对新技术和新产品的一些突破和创造。突破性科技或者说技术革命的出现,某种意义上说是小概率事件,有很高的不确定性。美国的技术和设计特别多、特别牛、特别能创新,关键原因其实不是美国人有多聪明,而是它有个无比强悍的资本市场和金融体系,敢往里面砸钱。因为只有这样的投入才能有那样显著的结果,我们应从这种意义上去理解资本市场的功能。


第二个环节上的创新比较简单一点,就是新模式,新组织,新业态。这块可能主要就是围绕着现在最热门的“互联网+”领域展开,就是用互联网去改造传统的制造业,“互联网+”确实对传统行业的改造是非常有效果的,效率是明显提升的,消费者也能够得到很多的实惠,希望通过“互联网+”能够从新的供给里面带动更多的新的需求。


最后是新的制度,包括简政放权、财税体制改革、国企改革、土地改革、户籍制度改革,总体而言,这都会使得结合生产要素,例如劳动力和资本的成本有明显的下降,会使得不仅是生产函数中的有效要素供给会上升,TFP会变得更大,整个经济也变得更具弹性和可持续性,这几个方面也形成新的供给的主要内容。


新宏观调控


市场还是喜欢用“放水”、“刺激”这些词语去描述当下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的动向,这其实还是典型的旧常态的思维和旧常态的语境。新常态就意味着我们对经济增速有比较大的容忍度,所以整个宏观操作的目的可能只是托住经济的底部,更重要的目的是修复中国宏观资产负债表。


经济分阴阳,如同股市分牛熊,牛市的感觉就是恨不得每天最好24小时交易,然后7天不停地交易,能够跑步入市,比如你现在肯定后悔加杠杆加得不够大,这就是牛市的心态,人人都是股神;而一旦进入熊市的话,特别是对于经历过上次大牛市的投资人非常清楚,每次抄底都抄到了腰上,恨不得剁手,难怪当时有一句话叫做“珍惜生命,远离哀股”。股市的牛熊很容易看,看指数就行了,那么经济的阴阳又是怎么回事呢?当经济处于阳面的时候,所有企业都只想一件事情,就是怎样去扩大生产,包括更多的投资,更多的借债,为什么呢?看看周围的其他人都在做同样的事情,如果你不做那就要out了,但是当经济转向阴面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忙着还债,他不再考虑ROE,只考虑利息成本怎么这么高,不管赚不赚钱,利息还得付,能不能把杆杠降下来。


当经济处于通缩的时候,利息成本就更加高昂,因为名义利率减去负的通货膨胀率就是实际利率,就更难以承担,如果每个人都在尝试去缩减资产负债表的话,那金融系统也一样会收紧它的贷款和资产负债表,这就形成了一个循环的紧缩,也就是说经济可能会进入一个资产负债表衰退的状况。


现在的中国经济从CPI的标准来看确实还没有进入通缩,但是如果看PPI,以及GDP平减指数,那可能已经进入到一种准通缩的状态,经济可能处于阴阳一线牵的临界状态,因此整个政策就是希望能够把经济维持在阳面,hold住的同时,就必须去做资产负债表的修复或者是调整。


那么是不是说我们的经济已经进入到所谓的资产负债表衰退的过程中呢?笔者觉得还不能这么看,因为总体上中国的负债率还可以接受,大概在百分之两百到两百五之间,如果跟发达经济体比的话是低的,即便跟新兴经济体比的话,总体来说也是比较低的。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宏观资产负债表的每一个部分都是健康的,宏观经济大致可以分成六个部门,它分别是政府,包括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企业包括国企和民企;还有居民部门;金融部门分为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中介金融机构除了商业银行,还有政策性银行,例如国家开发银行、投资银行和影子银行),最后是整个对外部门。现在的问题在于局部资产负债表确实出现了问题,特别是现在的地方政府,再就是加了高杠杆的国企部门,以及有过剩产能的企业,包括部分民企部门,这就可能面临资产负债表衰退的风险。


如果不对这些部门进行清理的话,那么就很有可能形成僵尸平台、僵尸企业,以及连带的僵尸金融机构,这个实际上就是日本失去的二十年后给世界的一个非常深刻的教训。必须主动来做一些调整,笔者用了一个比较戏剧性的表述方式,叫做中国宏观部门杠杆的“乾坤大挪移”,用它来形容整个资产负债表的修复和重新构造的过程:地方移中央,平台移开行,财政移货币,国企移民企,传统移新兴,政府移居民,商行移投行,影子移标准,国内移国外。

**********************************************************************

延伸阅读:首席经济学家系列

夏斌代表作品推荐

《中国金融战略2020》

中国金融未来十年的战略意义何在?请看国之策士、经济学大师--夏斌,对中国金融未来十年的箴言。

十问中国金融未来

谁来为人民币“出海”保驾护航?建立人民币离岸市场的核心思路:要让人民币先“走出去”,然后“玩起来”,最后还能有控制的“流进来”。

危机中的中国思考》(上、下卷)

国务院参事夏斌以其睿智的思维和多年对经济金融世界的密切关注生动地向我们再现了2008年世界经济史上那场突如其来的“变故”

邵宇代表作品推荐《穿越镀金时代》

从现在开始,镀金时代结束,进步时代开始,接下来的10年至关重要,将直接决定中国是否能迈进一线大国的行列。

《首席经济学家论坛》1-3辑

在中国改革的关键期,20余家著名金融机构的首席经济学家,为中国经济金融改革顶层设计与发展路径,贡献集体智慧。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葛剑雄:丢掉传统的政治改革令人怀…      下一篇 >> 夏斌:人民币要和美元欧元三分天下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东方经济评论

东方出版社财经专栏,传递最前沿的财经热点资讯,汇集知名经济学家与财经人士的观点,以独特视角解析财经问题。专栏特约评论员:夏斌、温铁军、华生、邹恒甫、郑永年、汪丁丁、郎咸平等。联系方式:010-64258039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