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经济评论
财经专栏
http://dfjjpl.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张军:拥有创造财富的自由才是国富民强的唯一标准

2015-06-02 12:49:1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51425 次 | 评论 0 条


本文摘自《被误读的中国经济》一书,张军,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



拥有波音飞机制造公司对美国的经济安全有多重要?这是一个我从没想过的问题。但是前不久我在国家会计学院演讲时,一位听众向我提出了一个关于“经济安全”的问题。他在提问中说道,每个国家都会考虑经济的安全,美国就是一个特别注重经济和国家安全的国家。我问他,何以见得?他回答说,美国的波音公司之所以不愿意与中国的飞机工业合作或者合资,就是处于国家安全和经济安全的战略考虑。类似这样的判断似乎最能迎合我们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我不能肯定这样的判断是否属实。也许他的判断是对的。但即使这样,我们还是要区分政府与企业的战略差异。波音公司并不是美国政府的“国有企业”,是否与中国合资以及合资生产哪些东西,是企业自己的决定,应该不需要美国政府同意,尽管政府可以间接地阻挠这个过程。但当年,美国的麦道飞机公司就积极地与中国上海飞机制造厂合作过。今天,美国政府对高端技术向中国的出口是有一定的限制,但这是政治上的问题。我一向对政治问题不感兴趣,于是我把问题变成了“怎么才算国家富强?”毕竟,富裕了才有安全。

那么,怎么才算国家的富强?一个国家可以通过遏制别的国家的经济发展而变得富强吗?阻止向中国出售所谓高端技术产品就可以让自己继续保持技术领导的地位吗?在大洋彼岸,这是只有那些标准的政客才会有的思维方式。这是政治思维而不是经济思维。我相信,即使把经济学家放在一边,企业家也不会这么想问题,真正的伟人同样不会这么想和这么做。

在中国这边,我们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一直都有一个实现富强的梦。至少从“鸦片战争”以来,这个梦就是要实现“富国强兵”。在过去的30年时间里,“富国强兵”也是变成了一个政治问题而不是经济问题。经济的政治化取代了经济的自由化。虽然国家的富裕和强大这个目标的确令人激动,鼓舞人心,可是国家的富裕又是什么含义呢?在当时政治化的思维方式下,国家的富裕就是国家要拥有强大的工业。而要拥有强大的工业,国家就要拥有完成工业化道路的全面的资源和动员这些资源的绝对的权力。但搞了几十年的国家工业化,打开了国门之后人们才发现国家并没有变得更富裕和强大,更重要的是,人民为国家却作出了太大的牺牲。

今天,我们还在做着“富国强兵”的梦。而且我们的人民的确变得比30年前富裕多了,国家也强大多了。但国家拥有的产业和资源确实不如从前了,国家拥有的国有企业的数量大大下降了,我们的国家也比过去更加对外开放,更加依赖了外国的企业和技术。几十年来经济学的研究让经济学家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但这个道理对于稍微变得富裕的今天的中国人来讲总是不容易被接受。在今天的公共话语里,“我们”这个词很快地又被放在了其他事情之前,成了一种习惯了的思维:我们要变成富强的国家,政府就应该做得更多,就应该拥有更多的重要产业。为了富强,我们必须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我们就必须自己控制着战略性的产业,而不是让那些在我们本土上的外资去控制。这是当下在中国流行起来的“经济爱国主义”的核心观点。这个观点虽然十分流行,深得人心。但是,似乎并不那么真实。我沿着这个思路再进一步追问下去,“我们”是谁?是指我们中国的政府机关(它代表国家和人民),还是我们中国的企业和企业家?如果是后者,那么,什么样的企业才算是“我们”的而不是别人的?必须是中国人自己的企业吗?必须是中国人当老板的企业吗?或者必须是中国人控股的企业吗?

我们的确需要思考很多问题来明白一些并不复杂的道理。富强的国家到底拥有了什么才是富强的?是谁在拥有什么?是“我们”还是“他们”?是技术?是企业和企业家?是政府的财产?必须是在美国国土上的公司才是美国富强的标志吗?是更多的美国人自己拥有公司才是美国富强的标志吗?波音公司和硅谷撤离美国搬到世界的其他地方会显著影响美国的富强和经济实力吗?在我看来,无论美国还是中国,富强的国家既难以用政府的财富或者规模来度量,也难以用政府拥有的产业和资源来标志,更难以用是否很多产业被外国人拥有或者搁在外国来判断。想来想去,在这个开放和全球化的世界上,标尺应该只有一个,只有它的人民拥有了财富创造的自由,国家才真正会是富强的。


延伸阅读


《被误读的中国经济》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深度解读从朱镕基时代到李克强时代的各项经济改革)


《中国经济未尽的改革》

(张军、陆前进、陈钊、陆铭、佐藤宏、章元、封进、罗长远、陈诗一、王永钦、谢千里(Gary Jefferson)等多位经济学家,解读习近平、李克强推动强势改革不得不面对的14项攻坚难题。)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华生:土地制度改革六大认识误区      下一篇 >> 薛理泰:东盟国家在南海都有哪些立…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东方经济评论

东方出版社财经专栏,传递最前沿的财经热点资讯,汇集知名经济学家与财经人士的观点,以独特视角解析财经问题。专栏特约评论员:夏斌、温铁军、华生、邹恒甫、郑永年、汪丁丁、郎咸平等。联系方式:010-64258039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